关于沙特阿拉伯
09/29/2015
443
没有评论
分享話題

所有沙特人及定居沙特的阿拉伯、亚洲侨民都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是沙特唯一的官方宗教。伊斯兰教的影响渗透到了国家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司法制度、家庭关系,乃至日常生活细节。一到礼拜时间,所有商铺都要关门,一切商业活动都会停止;所有人都前往清真寺礼拜;在尊贵的斋月中,人们严格遵守斋戒的要求;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伊斯兰传统的风貌。
阿拉伯语是沙特的官方语言。同时,沙特也通用其它几种语言,其中最重要的是英语。英语在沙特使用得很广泛,既作为大专院校的教学科目,也是卫生、经贸、外交等领域的工作人员必须掌握的第二语言。
沙特是君主制王国。国家以《古兰经》为宪法,实施政教合一的治国方略。伊斯兰法被实施在生活的所有方面,尤其是在刑法和民法领域。沙特以执行真主的法律和重视社会公正与平等而著称。
沙特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之一。本着伊斯兰所倡导的全人类不分种族、不分肤色、不分集团、和平互助的精神,沙特与世界各国建立了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友好尊重、和平共处的外交关系。

宗教

沙特的国教是伊斯兰教。伊斯兰一词的含义是顺从真主,力行善事。全体沙特公民皆信奉伊斯兰教。沙特是伊斯兰教启示的摇篮,也是伊斯兰教的发祥地。公元571年,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诞生于阿拉伯半岛西部的圣地麦加。610年,先知受到了伟大全能的真主颁降的启示,之后他开始引导人们走向正教。一个人要成为穆斯林,只需诵念清真言即可:“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在奉命为圣之初,先知首先劝化麦加的族人——他们曾经是偶像崇拜者。先知从小就拒斥族人的宗教,他也希望基督教徒和犹太教徒能够追随伊斯兰。因为他的使命是对历代先知——如穆萨、尔萨——使命的完善。历代先知的使命就是向世人宣传认主独一,号召人们崇拜独一的造物主。先知在宣教过程中遇到了族人的强烈反对和残酷迫害。但是,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先知最终带着辅士和迁士成功地光复麦加,并成为整个阿拉伯半岛的最高统帅。真主对先知的启示是通过天使伽百利传达的。这些启示被整理成《古兰经》,成为伊斯兰教的第一源泉。同时,先知的言语、行为和默认成为伊斯兰的第二源泉。除了五功之外,伊斯兰还倡导孝敬双亲,重视家庭,反对不义,在人间建立正义与平等。伊斯兰认为,全人类都是独一万能的主的仆人。研究沙特和中东地区的人,无不强调伊斯兰教对于穆斯林政治、社会、心理的重要性。这是因为伊斯兰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性,正是这些特性使其深刻的影响着穆斯林共同体的社会生活。穆斯林学者对伊斯兰社会的道德、教育和制度也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改革

随着时代的发展,伊斯兰逐渐传播到了世界上的大部分区域。在这个过程中,伊斯兰信仰的正确性和纯洁性也遭到了破坏。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宗教维新家,来正本清源,恢复伊斯兰的本来面目,剔除受其它民族文化、习俗和传统影响的成分。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布便是这些维新家中的一员。公元十八世纪初,瓦哈布出生于半岛中部地区。他倡导回归先知和圣门弟子时代的纯正的伊斯兰。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布的追随者自称认主独一者,因为伊斯兰教的根本原则是认主独一和拜主独一,并承认真主的尊名和德性。如真主所说:“任何物都不似像他,他是全听的,全观的。”依照惯例,社会运动都以其发起者的名字命名,所以,这一运动在阿拉伯世界和西方世界以“瓦哈比”运动而著称。
但是,沙特人拒绝使用这一名称。因为它没有突出沙特伊斯兰维新运动的本质——回归纯正的伊斯兰。自从维新运动开始之初,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布就非常重视在生活的所有方面严格实践伊斯兰教义,尤其是在信仰和社会道德方面。1745年,伊玛目穆罕默德·本·沙特支持维新运动,为其提供了政治和军事支持,也为后来沙特阿拉伯国家的建立奠定了基础。两圣地——麦加与麦地那——的存在,使沙特与伊斯兰有了密不可分的关系。

政治

沙特宣布伊斯兰法是其宪法和基本制度。伊斯兰法涵盖了穆斯林个人与社会生活的一切。它指导穆斯林如何和平、公正的对待自我,对待造物主和他所身处的社会。它也指导社会如何恪守道义,组织规划,处理各种事务。因此,沙特阿拉伯的统治者们必须恪守真主的法律,施政纲领必须符合《古兰经》和圣训。国王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他与人们缔结的盟约,国王必须坚持执行伊斯兰法,其施政必须符合伊斯兰的原则。只有这样,国王的权力才具有合法性。因为全体公民,包括国王在内都要受伊斯兰法的制约。在盟约中,人民向国王作出承诺:无论在顺境,还是逆境,都要服从。沙特当局不仅仅是政教合一的国家,而且,其政治既符合伊斯兰原则,同时又具有灵活性。因此,伊斯兰是整个沙特阿拉伯全体人民及政府的宗教信仰、意识形态和政权合法性的依据。费萨尔国王曾说:“我们不需要引进外来的制度,我们有自己辉煌的历史和过去。我们阿拉伯人曾领导世界。我们是凭借什么领导世界的呢?凭借真主的经典和先知带来的法律。”法赫德·本·阿卜杜·阿齐兹国王——两圣地的侍者——曾说:“我国建立在明确的政治方针之上,有自己独特的宣传和社会模式。这一方针就是伊斯兰,它既是信仰,也是法律。随着这一良好国家的建立,本国人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国家为他们提供了安全和团结。在长期的恐惧和分裂之后,人民过上了互相友爱、精诚团结的兄弟般的生活。如果说伊斯兰信仰和法律是我国崛起的根基,那么,对这一原则的实践就体现在恪守信仰、教法、宣教、劝善戒恶、司法、政治关系方面的正确方针。只有这样,沙特才能成为近代政治史上的独特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