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法的特征
08/14/2016
335
没有评论
分享話題

“我们试着去找统一的根源却是徒劳的。”东方学家大卫桑蒂拉纳在其书《伊斯兰遗产》写到:正如我上述所说,我们试着找寻东、西方教法的交融处(伊斯兰教和罗马教),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伊斯兰教法具有规划性和稳定性,不容去推翻,也无法将其归因至我们西方的教法或法律中,因为它就是宗教,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思想。
他说:“伊斯兰教法实施的目的在于有益于社会,它本着其精髓的原则而灵活的发展,这在某些方面不同于我们西方的宗教。它是科学的,具有完全的逻辑性,源于语言,而非一成不变。”
威尔·杜兰特在其书《文化的故事》中写到:伊斯兰(穆斯林)的基础、教法以及政权都基于宗教。伊斯兰教是最易懂,最明了的宗教。它的基础就是‘万物非主,唯一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
法国的东方学家马克西姆罗丁森曾是一位共产党人,在他的《伊斯兰遗产》一书中写到:伊斯兰教能有效的协调道德生活与社会中人的身体、感觉等等的正常需要。总而言之,伊斯兰教是最接近启蒙时期大部分人所信仰的自然宗教。
伊斯兰教法具有多种特征,其中包括实际性。它会顾及到责任人在实施教法规定时的实际性。如减免原则。例如:乘车者在无法朝向克尔白的情况下礼拜,就可免除其朝向;如无法做小净时可用土净代替水净;在必要时吃禁忌品等,正如《古兰经》所说:凡为势所迫,非出自愿,且不过分的人,毫无罪过。(2:173)
伊斯兰教法还具有适中的特征。即按照伊斯兰教法的规定,权衡各方面的利弊,采取适中的办法,这才是长效而有生命力的法律规定。
教法规定个人拥有合理的行使权,它是介于权利禁锢和放任自流间的适中;教法鼓励勇敢,它是介于胆怯和鲁莽间的适中;鼓励开销,是介于吝啬和挥霍间的适中,真主在《古兰经》中讲到:你不要把自己的手束在脖子上,也不要把手完全伸开,以免你变成悔恨的受责备者。(17:29)
同样,教法和世俗法律都对违法行为做以现世性的惩罚和制裁,世俗法律对后世的惩罚和制裁鞭长莫及,无能为力,而教法除具有现世惩罚和制裁的功能外,还有后世的惩罚,且后世的惩罚是主要和根本性的。因此,教法的惩罚具有两世性。
教法还具有稳定性和灵活性
教法的稳定性体现在以《古兰经》和“圣训”为内容的宗教总纲、原则和教法根源中。其内容永无谬误,亘古不变。而灵活性则体现在宗教的教法枝节性、分则或一些认为性内容上。这些都是对教法总纲的精致阐释和具体应用,是可变的,它必须根据时代条件的变化重新加以理解和修订。
教法还平衡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

教法不同于世俗法律,它会平衡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不因倾向集体利益而伤害个人利益,也不会倾向个人利益而伤害集体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