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与宣传在穆斯林社会中的影响
07/31/2016
231
没有评论
分享話題

戴尔以克莱曼博士在1999年,由阿联酋学术研究中心出版社出版的一本只有三十页的小册子中提到了教育与宣传在当今穆斯林社会中的影响。书中提到:西方人总是模板式的认为伊斯兰崛起和形成是反社会进步和反现代化运动。他说:西方人中有的将伊斯兰教称为“原教旨主义”,这会勾起他们对正统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的回忆;有的采用亨廷顿的观点,他曾预言伊斯兰教将集结西方联盟者反对西方;还有的采用丹尼尔·勒纳的观点:宗教和进步是相互抵触和矛盾的,事实上这些都是毫无意义、错误的观点。
以克莱曼博士指出:从现在起多年以后,我们回首再看,就会发现21世纪下叶伊斯兰世界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会向世人表明,伊斯兰的觉醒是回归到与社会进步不相抵触的真正的伊斯兰根本上。他举例说明:之前他曾为与土耳其福利党有联系的一个组织授课,该党曾是1994年伊斯坦布尔市的执政党。虽说福利党被人们称为“原教旨主义”党,但是这些土耳其人参政议政时也是各抒己见,涉猎广泛,并不是完全的思想狭隘,目光短浅,远离外界社会的。
该书的作者认为:西方人对于伊斯兰觉醒的错误认识是由于他们对伊斯兰只有片面,而没有全面、实质性的了解。穆斯林应该调节自己的生活与时俱进。在伊斯兰原则指导下“创制”领域宽广而开放。伊斯兰教的“创制”原则是当创制条件成熟,创制者可以给予所有的创制。教法中很大一部分规定是来自于理智性创制,但是这些理智性创制全部根据《古兰经》和《圣训》的原则而创制的。
以克莱曼博士强调:伊斯兰世界应对推广教育和现代化宣传工具作出重大的革新。这些革新不是让穆斯林放弃自己的宗教教育,而是有更新的理念。他说:“伊斯兰世界的个人应根据自己的悟性,掌握更多的宗教知识,并能很清晰,条理性的表达出来。穆斯林不应只满足自己是个穆斯林,自己学习伊斯兰知识就够了,而应是每个人都有责任去思考伊斯兰去捍卫它的观点。(第十五页)
他以一些思想家、教法学家和穆斯林组成的一个团体之间的对话来举例说明,这段对话中提出了许多问题,学者们根据伊斯兰教原则都给予了相对应的解决办法。这是文化层面的人物,至于普通大众只需说明全面教育领域应广泛,出版的伊斯兰书籍应不同以往、形式多样、丰富多彩。伊斯兰书籍中应涉猎科学方面,应教授穆斯林怎样在现代化的社会中生存,还要阐明个人和社会对于伊斯兰知识无知的危险性。
书中还提到了伊斯兰信仰的基础常识,如:死后的复生,奖善惩恶等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